Saturday, 13 September 2014

甜紅糯米酒的首釀經驗 First Sweet Red Glutinous Rice Wine Brewing Experience




這不是金魚缸, 但它比金魚缸有趣得多!

兔在首釀日後的十天裏,每天都迫不及待等下班回家看它。晚上洗完了澡後,會把這暖暖的大玻璃瓶抱到餐桌上,注視哪一個個冒起來的可愛泡泡,同時,把耳朵拉長聼它們pop! pop! pop!的聲音。這樣就逗了兔一整個晚上。

上個月中突然心血來潮想學釀糯米酒。不得了了!上網查呀查的,看來看去怎麽沒有一個食譜是有相同做法的呢??? 滿腦是問號。。。。。。

要用隔夜飯還是新鮮的飯?
飯要全冷還是要微溫?
要噴水不要噴水? 噴水要用自來水還是煮過的水?冷水還是熱水?
要密封還是要透氣?
要加酒頭還是不加?什麽時候加?加多少?
先攪拌才加酒頭還是加後才攪拌?
天天開來攪還是幾天攪拌一次?
問題一籮筐
於是,兔做了一個很簡單的動作,疑問就全解決了- - 哪就是搖個越洋電話回家去問兔的老爸!老爸不管教兔做什麽,兔都得挨他的聲聲nga-moi , nga-moi” (客家話的“傻女”)稱呼的。

兔的老爸這位釀酒師傅可就厲害啦!怎麽說厲害呢? 就是今天問他, 他說這樣。明天兔再問他,他說哪樣。後天再問,答案又再不同了。唯一相同的,就是哪句“nga-moi”和“妳自己看看,要記得作筆記”。

兔才明白,是真的沒有一個Step1 to Step10 固定的步驟。大概明白原理,曉得估計會發生什麽事,其餘的都要靠釀酒人的判斷能力。所以釀酒人不必比方法步驟,因爲沒有一套絕對最好的釀糯米酒方法,只要方法可以釀出香醇的好酒,哪就行了。
  

有老爸當師傅是件非常幸福的事,而且整個過程也是很有趣的。兔與老爸在商量採用什麽酒做酒頭也是一件好玩的事。一個敢死敢賭(兔),一個負責壯膽(老爸)。最後我們選用品質好酒精度13%的日本純白米酒

古老的方法-- 用太陽殺菌。



 最重要的材料。



紅麴實在太便宜了,兔於是大放特放,反正那麽便宜。兔的老爸看了呱呱叫!
咦?有經驗的人一定還看得出兔犯了什麽錯!還好發現得早且來得及救。)


這是果斷行動搶救活過來的第十天,未加白酒以前。



20天滿,今天13/9是酒成“勾酒”日。



爸爸吃驚的看到這麽多瓶的成品量(他還是一直擔心兔騗他說很甜)



酒渣可是精華,加了鹽巴煮後就是紅糟醬。



兔明天中午抓了兩個朋友到家裏用餐,其實是要她們做兔的白老鼠(偷笑)!